第四百七十一章 瑞善小区

会发光的风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青豆小说网 www.qingdou.la,最快更新从离婚开始的文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林清野给谭越讲了一下拍摄时候的一些事项,怎么对着镜头才更好。

    面对镜头的事情,谭越已经了解许多,毕竟是第一次在镜头下面拍摄,肯定要做比较周全的准备。

    林清野给他讲的这些,谭越比较容易明白。

    不过,刚才林清野之所以喊停,主要是因为谭越表演还有些不足。

    “谭总,您出场的时候,右臂用力,不用绷的太直,也不要很松,保持一种平衡。还有一点,是这个三尖两刃戟,可以放的更靠后一些,不然的话,它容易吸引观众的注意力,让观众把注意力落到这把很酷炫的武器上,反而忽略了咱们的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如果把三叉两刃戟向后放一些,这样观众们的注意力就能更集中咱们演员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问题,在咱们演艺圈里,叫做抢戏,很多时候是演员与演员之间抢戏,但也有道具与演员之间的抢戏。”

    林清野给谭越简单的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谭越点了点头,说道:“好的,林导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谭越把林清野说的话,牢牢的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深入的进入《宝莲灯》剧组,还饰演男二号,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要学习这些影视剧拍摄的经验,为以后拍摄更多的影视剧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。

    林清野也是笑了笑,松了一口气,之前谭总再三跟他说,在拍摄的过程中,如果他哪里有做的不好,一定要纠正他。

    这么做,一是为了保证《宝莲灯》的质量更好。二是谭越本人也可以在这个过程中得到锻炼。

    谭越郑重且出言夸道:“林导,我又学到了一些经验,以后如果我有问题,还希望你能继续给我提点出来。”

    林清野点了点头,看着面前的谭越,为这个大领导的言行点了一个大大的赞。

    俗话说,忠言逆耳,良药苦口。

    很多上位者,并不喜欢别人对自己批评。他们可以自己改正,但不喜欢被人指出问题,尴尬的改正。

    但谭总不同,他就是要让人当众指出不足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的是,这种任何人当众指出不足的做法,对人的促进是最大的,但很多上位者明知这样,却做不到。

    接下来,戏继续拍。

    在林清野以及一众老戏骨眼中,谭越的进步,是肉眼可见的。

    很多新演员犯了错误,因为是认知上的问题,很难一遍就改正过来,多是反复的慢慢修改。

    而谭越则是只要被指出了问题,就基本可以很好地修改过来。

    当然,一天的拍摄下来,被导演喊NG最多的,还是谭越。

    因为谭越是《宝莲灯》的男二号,戏份很重。而他又是一个新人,对表演的理解很浅薄,演技也稚嫩,想要达成一个拍摄效果,需要一次次修改不同的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是其他演员,这么多次NG下来,估计心态都快要崩了,但谭越反而一次比一次认真郑重,看着他开心的反应,好像是他每次拍摄都是一遍过似的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是别的演员,估计大家伙儿也都是已经满肚子抱怨了。毕竟谁的时间,都是宝贵的。

    这样反复NG,太耽误拍摄进程,也很折磨和其对戏的演员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人是谭越,那大家就很宽容了。

    这种宽容,是真的宽容,不是因为谭越地位高,不是因为他是公司副总裁,圈里的大佬。

    一种不知名的原因,让大家都对谭越很宽容,如果非要说一个原因,或许可以说是因为人格魅力。

    大家伙折服于谭越的人格魅力,哪怕他总是出错,大家也不介意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一天的拍摄下来,大家都累了。

    谭越让陈晔去酒店订了餐,包括剧组普通的工作人员,大家的伙食都很好。

    这个订餐的钱,是谭越自掏腰包。

    因为按照公司的规定,剧组的伙食没有这么好。倒不是璀璨娱乐公司小气,而是因为,圈子里,基本所有剧组的伙食规则,都是相差不大的。

    今天大家伙跟着他也是受累了,晚上怎么着也要吃好。

    谭越的晚饭,是和剧组成员一起吃的,一方面是想和大家拉好关系,另一方面,则是因为订的饭餐确实很美味。

    只是晚上,陈晔找谭越报销的时候,谭越就傻眼了,他也终于知道,为什么今天晚上订的饭餐这么好吃了。

    好家伙,陈晔居然是去找了京城名气最大的五星级酒店订的餐。

    给工作人员改善一下伙食,但也没有必要订这么好的吧。

    只是,陈晔说,她在京城知道的饭店不多,这家五星级饭店就是她仅知的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谭越只能感慨,这真的是大小姐了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谭越没有去剧组定下的酒店住。

    许诺开着车,来接谭越,顺便把陈晔也捎着了。

    拉开车门,谭越猫腰钻了进去,坐到了副驾上,陈晔则是坐到了后排。

    现在本来天气就已经入冬,温度比较低,谭越虽然穿的厚,把陈子瑜给他买的貂皮大衣都穿上了,但冷风嗖嗖,还是感觉冷。

    钻进车里后,冰冷的感觉才渐渐散去。

    只是坐了一会儿,谭越竟然还感觉有些出汗的意思,不是他虚,是许诺车里空调开的委实暖和。

    后排,陈晔已经脱下了身上的羽绒服。

    谭越看着开车的许胖子,道:“你可是真舒服,在公司里有空调暖风吹着,出门车里也这么暖和。”

    许诺挑了挑眉,道:“我这君威虽然略有不如你的大奔,但也是可以的好吧,怎么着也是十来万呢。”

    谭越重重的点了点头,冲许胖子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车子驶出了京郊影视基地,谭越道:“走错了,调头,从刚才那条十字路口右拐。”

    许诺愣了一下,轻轻踩了刹车,车速降了下来,但没有停下,他皱眉道:“不是吧,老谭,你家在哪儿住我可是门儿清,怎么可能走错?”

    谭越道:“新家,你没去过。”

    许诺闻言,才调转了一下车头,惊讶道:“老谭,你什么时候搬家了?怎么不跟我说?而且你之前的那个房子多好啊,我可是羡慕的紧,地理位置好,离公司还特近,关键是里面好多漂亮妹妹啊。”

    对于许诺龌龊的想法,谭越嗤之以鼻,道:“把我送到后,你再去送小晔,有时间的话,可以再回来一趟。这段时间,我很多时间都要呆在剧组,走不开,原来家里还有不少东西没有搬过来,你帮我搬一下家,具体的晚上我再交代你。”

    许诺呵呵冷笑,一边开着车,一边不屑的对谭越说道:“老谭,你以为我许诺是什么人?让我给你搬家?你怕是想错了。”

    谭越道:“我可以给你一间房,和我住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许诺淡淡的哦了一声,冲着谭越翻了一个白眼,道:“老谭,我现在住的舒舒服服的,傻了才会去跟你挤。”

    谭越轻轻一笑,因为快到了。

    看着许诺仍旧没有减速,谭越道:“前面,瑞善小区,开进去。”

    许诺顺着谭越伸手所指的方向看过去,道:“老谭,还别说,你新租的房子,位置挺好啊,我估计不便宜吧,多少钱一个月?有没有两万?不,得有五万了吧?”

    谭越只是笑笑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来到小区大门口,许诺踩了一下刹车,在门口一队保安的注视下,将车子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好,请出示一下证件。”

    车窗降下后,站在外面的保安开口对许诺说道。

    许诺愣了一下,他感觉这保安说话凶凶的,而且也太装了吧,他在京城开车,那也是潇洒进出过诸多小区的,可从来还没有被这么盘问过。

    而坐在一边的谭越,则是从兜里拿出了一个证件,递给了保安。

    保安双手接过谭越的证件,看了一下,才将证件递还过来,“谭先生,请进。”

    保安说完,冲后面打了一个手势,大门口的升降杆才缓缓升起,放行了。

    许诺倒吸一口凉气,开着车进了小区,才对谭越道:“老谭,你这家伙可以啊,藏得这么深,在这小区里租的房子,不便宜吧?刚才那个保安站在我面前,我居然都说不出话来,感觉他眼睛里会发射刀子,像是能干掉我一样,像什么来着?该怎么形容呢?”

    “杀气!”

    这时候,坐在后排的陈晔突然开口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许诺恍然,连忙点头道:“对,就是杀气,虽然我没见过杀气是什么样的,但我感觉,应该就是刚才那样的,我草,在那个保安面前,我感觉我跟个小鸡仔似的。”

    陈晔脸上带着惊奇,道:“那些人应该都是退伍的特种-兵,有的甚至都是部-队里退役的兵王,都是杀过-人的。”

    许诺愣了一下,不信道:“不会吧?这都什么时代了,还兵王呢,还杀人呢,你当这是网络小说吗?”

    谭越也是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陈晔,他搬来这个小区的时间还短,对瑞善小区并不是很了解,只知道这个小区里面住的人都是非富即贵,而且里面的安保力量也是出了名的强,至于其他的,他就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上高中那会儿,原来的房子有些陈旧了,许多设施不全,另一方面我爸妈也是想做一下房产投资,打算用家里的积蓄买一户新房子,当时也考虑了瑞善小区,只是这里的房子价格太高,我们实在买不起,才没有选这里。”

    陈晔同样用疑惑地目光看着谭越,道:“谭总,这里的房子,可不便宜啊,而且我记得,这栋小区因为太过重视安保,所以向来都是不允许业主对外出租的,您这是......在哪儿租的?”

    谭越心中感慨,陈晔家里肯定家底丰厚,毕竟她父母都不是普通人,但这样的权贵之家,都因为瑞善小区的房价太高,而放弃购买,那这个小区......真的是不便宜了。

    对于陈晔所说,她家里的积蓄能不能在这里买得起房子,谭越暂时打一个问号。

    但也从侧面表明,这房子,真的是房价颇高了。

    在谭越的指挥下,许诺驾着车,直接向着小区中间位置的别墅区而去。

    一进别墅区,许诺惊得嘴巴都合不上了。

    他吞咽了一口口水,道:“老谭,你特么不会是租了一栋别墅吧?”

    两分钟后,车子在一栋别墅大门前停下。

    许诺双手仍旧是紧握着方向盘,声音有些微微的发着颤音,看向谭越,开口问道:“老谭,这别墅,真是你租的?”

    谭越看着别墅阔气的大门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许诺松了口气,道:“我就说嘛,你怎么可能租的起这种大别墅。”

    许诺知道,谭越现在身上应该有不少钱,但他还是不觉得谭越能租这大别墅,这是一种惯性思维。

    都是一起咸鱼过的穷逼,我还在租着一室一厅,你丫的怎么可能住上大别墅?

    谭越古怪的眼神看了一眼许诺,道:“这不是我租的,这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正在下车的许诺听了谭越的话,差点脚下没站稳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老谭,你说什么?”许诺瞪大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谭越从兜里掏出了要是,插进大门上的钥匙孔里,打开了这扇大门,转头看了一眼许诺,道:“我说,这别墅,不是我租的,这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许诺: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卧槽,我特么这是在做梦,还是老谭你飘了?”许诺惊道。

    随着谭越推开大门,许诺看到里面宽敞的草地,小亭子,特娘的还有一个游泳池的雏形,惊得许胖子差点抽过去。

    许诺跑到谭越身边,道:“老谭,你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谭越皱了皱眉,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许诺手舞足蹈,“就是那个!”

    谭越疑惑道:“哪个?”

    许诺道:“就是你问我给不给你搬家那句话的后面那句。”

    谭越长长哦了一声,没搭理这家伙。

    看着谭越走远,许诺在后面跳脚。

    “老谭,谭哥,我给你搬家,这是我的荣幸,我给你搬家,你能把这别墅划给我一层住吗?”

    “谭大爷,您走慢点,您赶紧吩咐我,我已经等不及要给您搬家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