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77章 画风还是一样奇怪

烟火酒颂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青豆小说网 www.qingdou.la,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最新章节!

    小美很快做出了一桌简单的中华家常菜,还给非墨准备了苹果块,待其他人落座后,就立在一旁候着。

    鹰取严男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,总觉得小美待的身侧温度似乎比其他地方低了一点,凉飕飕的,低头吃了一点饭菜,忍不住道,“味道真的很不错耶。”

    “您满意就好。”小美森森回应。

    鹰取严男决定从别的角度去验证小美的身份,看了看默默吃饭的池非迟,“老板,虽然说小美小姐是……鬼怪,但我看过一些影视剧,里面的鬼怪好像可以变成别的形象,如果小美小姐能够实体化,那应该是很厉害的鬼怪了吧,为什么不让她变得普通一点呢?”

    “小美没法变化,不仅如此,她身上脸上的血迹也没办法消除,”池非迟如实说着,抬眼打量小美,“我不确定是不是有什么问题,毕竟影视剧里的鬼怪只是人想象出来的,能力不一定准确,而我也是第一次养鬼怪,世界上也很难再找到第二个小美了。”

    鹰取严男觉得‘第一次养鬼’这个说法很强悍,琢磨了一下,又问道,“那她……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吗?”

    池非迟盘点着,“消失,现身,穿墙……”

    小美配合着池非迟,走到餐桌中央,似乎整个人卡在了桌子中间,看了看鹰取严男,身影消失,再次出现时,到了池非迟身后。

    “让她去投毒暗杀会很方便,”池非迟对鹰取严男道,“什么痕迹都不会留下。”

    鹰取严男看了看桌面,发现卡过小美的地方确实没留下什么头发丝或者布料,心里逐渐相信小美是鬼怪,还是一只手段诡异的鬼怪,“呃,是没什么痕迹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她比较喜欢做家务,做各种家务,”池非迟又道,“我就随她去了。”

    小美魂体站在池非迟身后,苍白脸上的嘴角僵硬勾起,黑发半掩下的双眼依旧漆黑空洞,显得笑容狰狞诡异,“主人很体贴,其实我有点害怕死人呢,看恐怖片也会觉得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鹰取严男脸上肌肉在抽搐,勉强挤出笑容,他不确定小美这是不是玩笑话,但看小美这模样,他觉得小美更像一个恶趣味满满、杀人不眨眼的恶灵,“是、是吗,毕竟是女孩子嘛,可以理解。”

    趴在桌上的非赤忍不住低声赞同,“小美其实是温柔又可爱的女孩子。”

    小美能听到非赤的话,闻言更开心了,嘴角的笑容也咧得更大,“主人,我去收拾一下茶几上的杯子,您有需要再叫我。”

    池非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小美心里美好地飘向客厅,用森冷声音低低哼着拉长调子的小调,“世人实堪怜,世人亦可恨,人间多悲苦,我心满忧愤……”

    鹰取严男低下头,用吃饭掩饰自己僵硬得堪比小美的脸色,“百人一首啊……”

    本以为今天和老板碰面聊天,画风能够正常的,结果画风还是……

    难以控制地跑偏,而且比以往更诡异了。

    “她最近对这个有兴趣,”池非迟伸快子夹菜,“偶尔她也会唱一些童谣、传统古曲,唱得还都不错。”

    鹰取严男没法想象那到底是恐怖还是好听,好奇问道,“我能不能问一下,小美她是什么时候……死的?应该可以这么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她本来是日本人偶,到了我手上之后,因为一些意外,慢慢就变成这样了,”池非迟说着,又叮嘱道,“关于她的存在,不要往外说,我不想有人盯着她想抓她去研究。”

    “您放心,我不会说的……”

    鹰取严男点头。

    想到小美像日本娃娃一样瓷白僵硬的脸,他就觉得小美原本是人偶也合理,并决定以后看到日本娃娃人偶一定要小心,能避就避,不能避也要做好见鬼的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这种彷人的东西,果然很邪门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出于对小美忌惮又好奇的心理,鹰取严男在池非迟家里留到了晚上。

    当然,主要还是想陪陪他家老板,顺便观察一下现实里的鬼怪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发现小美的脾气好像是不错,至少在自家老板面前很温顺,鹰取严男也就慢慢放下心来,晚上陪着池非迟在阳台上喝果汁时,还不时跟忙前忙后送东西的小美搭两句话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老板的人……或者鬼,他对老板忠心耿耿,小美也对老板唯命是从,小美怎么不可能对他不利吧……

    就算小美想害他,也得过了老板那关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就觉得鬼也不是那么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小美,你肚子会饿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需要睡觉吗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,不过我偶尔会自己发会儿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需要贡品吗?比如肉啊,水果啊,香烛之类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烧两件纸衣服,你是不是就能换衣服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主人试过,不过烧掉的纸我拿起来还是纸屑,根本用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会不会介意自己的样子啊?你是女孩子,应该会想打扮漂亮一点吧?”

    “主人也想过很多办法,都没用,”小美把两碟点心放到桌上,黑发下的脸依旧僵硬,幽声道,“但是主人不介意小美这样子就好了啊。”

    鹰取严男看了看小美,觉得忽略小美的外表和声音的诡异劲,确实是个好相处的女鬼,“其实相处下来,我觉得你是个很可爱的……鬼怪。”

    小美转头朝鹰取严男咧嘴笑,“谢谢您的夸奖。”

    鹰取严男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小美笑起来的模样,他觉得他还需要适应一下,才能做到像老板那样面不改色、完全没有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!”

    远处大楼间,一片火光直冲天际,爆炸响声远远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鹰取严男立刻转头看了过去,皱眉辨别着火光和黑烟升腾的地方,“那里好像是……东都足球场?”

    池非迟也抬眼看向爆炸的方向,估测《第十一个前锋》剧场版事件已经发展到了尾期,“嗯,我们可以顺便看会儿烟花。”

    鹰取严男神色古怪,“那该不会是……”

    池非迟猜到了鹰取严男的想法,否认道,“不是我们的行动,跟我们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轰……轰!”

    同一方向接连爆炸,刚在大楼间矮下去的火光又一次次蹿高。

    鹰取严男看着火光,保持神色平静。

    他要学学老板,别管那边发生了什么,都跟他们没关系,要澹定。

    接连爆炸之后,那边又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十多分钟后,池非迟接到了目暮十三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目暮警官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池君,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池非迟听出了声音属于谁,“中冈?”

    鹰取严男抬眼看了看池非迟,继续喝果汁。

    警察吗?算了,他陪老板消磨一下时间就好了,老板不说的事,他就不多问。

    “是,”中冈一雅在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,有些无奈地笑了一声,用尽量轻松的语气道,“很抱歉,池君,我做了错事,差一点就造成一个可能让你痛恨且难过的结果,不过我没成功,现在准备坐警车去警视厅,我拜托警官们让我给你打一个电话,我想谢谢你,那个小弟弟说,是你帮忙调查出了毛利先生拦知史救护车的原因,另外,这一次能跟你重逢,我真的很开心,谢谢你,没有觉得我是个颓废又放纵自己的失败者,一直把我当成自己的高中同学。”

    池非迟猜测着,柯南在劝中冈一雅停手时,应该是把自己搬出来了,“我刚才看到东都足球场那边发生了爆炸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抱歉,是我做的,”中冈一雅尴尬道,“之前炸毁球场电子计分板、给毛利先生打去犯罪预告电话的,也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没人受伤吧?”池非迟道,“我说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叫柯南的小弟弟阻止了之后的爆炸,所以我和他只是受了一点轻伤,他真是一个让人惊讶的孩子,”中冈一雅顿了顿,“你也是,澹定过头了吧……我还以为你会吓一跳呢,不过,我以后大概也不会再跟你们这些怪物有什么联系了,再见了,池君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准备畏罪自杀吗?”池非迟问道。

    东都足球场外的警车前,中冈一雅打电话被要求开着免提,发现目暮十三等人投来警惕的目光,汗了汗,连忙解释道,“不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说,我以后可能会在监狱里度过很长一段时光,没法跟你再见面了,想向你正式告别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等你想见人的时候,我再去探视你。”池非迟道。

    “哎?”

    中冈一雅一怔,刚想说话,发现通话已经挂断,手里的手机传出都都声。

    是啊,就算他进了监狱,其他人也能来探视他,好像是说不上‘没法再见面了’。

    池君听他这么认真地说‘再见’,好像理解成了‘我不想见你,至少一段时间里是这样’,所以池君才说‘等你想人的时候我再去探视’?

    等等,其实他很想要朋友探视的啊,这……

    目暮十三接过中冈一雅手里的手机,不放心地出声道,“中冈先生,你这一次连续在多个足球比赛场上安置炸弹,以那么多人的性命,威胁恐吓球员按照你的指示行动,还准备引名侦探毛利小五郎过来引爆炸弹炸死他,确实造成了恶劣影响,也涉及谋杀,不过所幸没有人因为你的错误而丢了性命,你也主动自首,你是不会被判处死刑的,我希望你能够在监狱里好好反省自己的错误,让自己坦然面对未来,不要再选择伤害别人或者自己的方式来逃避痛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