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煎熬

风月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青豆小说网 www.qingdou.la,最快更新天启预报最新章节!

    当至上之王做出决断的瞬间,天地俱寂。

    就连远方现境所发出的轰鸣也变得微不足道,一切都宛若尘埃,只有王座之下句偻的风暴主祭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那一具在不知多少个纪元里煎熬至今的干瘪躯壳,遍布着皱纹的面孔之上,洋溢着狂热的神采,敲响了眼前的巨鼓,嘶哑的,向着眼前的地狱宣告:

    “大君有令,向前!”

    远方,数十位半跪的侏儒王恭谨叩拜,昂首,转身走向了战场。在他们的面前,传令的使者挥舞着雷霆,狂喜的呼喊,向着地狱:“向前!”

    在他们的前方,一支支宛若石像的漆黑军团陡然一震,举起了长戈和利刃,呼和:“向前!

    ”

    火光被点燃,自深渊中绵延,奔行在大地之上,像是狂风一样,呼和的声音吹向了现境,呐喊,宣扬着地狱之王的意志:“向前!

    !”

    山呼海啸。

    大地哀鸣赞颂,天穹放声高歌,灾云之中的万丈烈光攒射而出,数之不尽的火焰在地缝之中蔓延。

    那无以计数的嘶吼重叠在一处,就变成了来自深渊的呐喊:“向前!向前!

    向前!

    !”

    如是,以雷鸣为昭,以毁灭为书。

    自无数凝固魂灵的推动之下,地狱之王的御令于此运行在天地之间,变成了不容忤逆的铁则,宛若日升月落潮汐起伏一般的天理。

    寒血主,潮月主,岩栖主……侏儒王们的身影从稍纵即逝的灾厄雷光之中显现,向着现境,一步步的走出。

    巨人之裔们行进在化为焦土的大地,同现境的铁流撞在了一处,针锋相对的硬撼,就像是两座山峦在怒吼之中碰撞,掀起了惊天动地的恐怖回声。

    离宫震荡。

    在大地一阵阵的痉挛里,爵中的美酒竟然也掀起了涟漪,打断了皇帝的沉思。

    “哦吼?那帮家伙闹腾的还真欢实啊。”

    枯萎之王戏谑轻叹,瞥了一眼桌子上那本侍卫进献的现境笑话集,略作思忖,看向了御阶之下的老臣,忽然想要试试,刚刚看到的新方法,“白蛇,你也不想让朕被现境再压一头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苍老的臣子闻言,一阵呆滞,赤红的面色渐渐铁青,浮现出一丝漆黑,难掩怒色。

    虽然每个字听起来好像都没什么问题,但组合在一起之后,就让人莫名的感觉到了奇耻大辱,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刀锋一般锋锐的目光射向了御阶之旁。

    瞧瞧你干的好事!

    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莫名被瞪的加拉欲言又止,下意识的张嘴,想要吐两口老血自证清白,可含恨的白蛇已经收回了视线。

    咬牙跺脚,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陛下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,哪怕是耍赖,可当臣子的还能怎么样?

    “听见了么,律令卿!”白蛇回头,从牙缝里挤出声音:“挽回机会的时候就在眼前,不要让陛下蒙羞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律令卿的投影摘下了头冠,庄重叩拜:“必不使亡国重演昨日之辱!”

    那一双苍白的手掌太过于用力,骨节发白。

    几乎捏碎了自己的头冠。

    当投影自殿中消散,律令卿自帐中起身,转身走出了帐外。护卫和下属目瞪口呆,看着律令卿披头散发的模样,还有那一双近乎焚烧的眼童。

    难以想象,会如此的癫狂。

    “通告全军,即刻进攻!”

    无穷血海之上,律令卿冷声下令:“先退者斩,言败者斩,妄语者斩,怯阵者斩!”

    “王侯之下,全部上阵。一漏之内,不能推进一舍之距,先斩领主,两漏之内,不能有所作为,再斩督军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的时候,那个阴沉的统治者沉默一瞬,缓缓的举起了手,将杯中的美酒倒入了风暴之中,任由它吹向整个地狱。

    “今日,陛下所赐之酒,我于汝等共饮,亡国之荣辱,你我之忠诚,尽数系于此中。”

    那震怒沙哑的声音自风中升起,自血海之中掀起了万丈狂澜,将这一份怒火和决心,传达到每一个魂灵之中!”

    “——今日之战,有进无退!”

    苍凉高亢的号角声自沸腾的潮声里,被再度吹响。

    自律令卿的意志推动之下,无穷血色宛如倾盆暴雨一样,从深渊之中升起,又从天穹之上洒下。

    吞没一切!

    看不到尽头的血色狂澜随着无数军团和大群的嘶吼和咆孝,向着现境浩荡而去。

    自那无穷血税的沃灌之中,无数军团从血水之中升起,开拔,汇聚为猩红的狂澜。

    和那一片苍白的铁光碰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自荷鲁斯之上俯瞰,甚至,再看不到任何的空隙。

    漆黑,猩红和苍白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的前线,触目所及的一切,每一寸空间,都已经被彻底的覆盖。

    当它们彼此碰撞时,一张张看不见的大口随着那大片色彩的溃散和扰动,不断的开合,吞噬生命,嚼碎骨骼,吐出了血水和浓烟。

    残酷的让人无法凝视,丑恶的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天狱堡垒的最高处,槐诗不知道多少次的想要伸手,向着触手可及的战场,可是却被禁令所阻拦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他插手的空间。

    现境也不会允许东君的宝贵力量,消耗在这种地方!

    他只能看着。

    却已经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唯一能做的,便只有等待。

    明明大地之上如此喧嚣,可中央之塔的最高处却一片死寂,像隔着如此短暂的距离,却像是两个世界一样。

    槐诗强迫着自己收回视线,看向了身旁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沉默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在这漫长的煎熬中,撒旦叶依旧静坐,好像出神一般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有好几次,他想要张口祈祷,可到最后,却无可奈何的归于沉默。

    在他为了压制牧场主而逆转了弥赛亚的奇迹之后,便被剥夺了参与一切圣事的权利,被正统所弃。

    即便是身份依旧崇高,可从此,再不会有圣灵会为他投来分毫的卷顾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去了神明不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那位天竺当代的持斧摩罗正撑着斧柄,双眸微闭,似是禅定。而阿瑞斯察觉到槐诗投来的视线,便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这个沉默寡言的中年人身上总有一种平静沉毅的气质,就好像……和那位退役的军神马尔斯一样,令人安心。

    至于夸父……

    槐诗忍不住叹息。

    自从上船之后,就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不同于阿瑞斯的沉默,就好像在努力的压抑着某种躁动,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一遍一遍的,擦拭着手中的定海神针。

    经历了龙脉的修补和加持之后,那一柄古老的铜兵更显华丽和狰狞,经历了太多的厮杀之后,即便是弱水也无法洗去的上面的斑斑血色。

    就像是,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。

    “这么严肃?”

    槐诗坐在了他的身边:“真不像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啊,我也觉得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夸父低着头,好几次都欲言又止,最后才轻声说:“小青死了。”

    槐诗呆滞,未曾预料:“谁干的?”

    “海之巨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槐诗再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哪怕是消息再怎么不灵通,他也知道,在潮汐结束之前,来自东夏谱系的庞大战果,一位巨人死在了天敌·兵主的手中。倘若不是如此的话,现在讨伐吹笛人的领队不是三位,而是四位了。

    现在,仇敌以死。

    槐诗还在涌动的杀意,只能无可奈何的,消散在风中。

    只剩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“原本,死的人,应该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夸父一遍又一遍的擦拭着无声悲鸣的定海神针,面无表情:“我之前还跟他说过,我会保护他的,可那一次我没赢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,他就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槐诗沉默的倾听。

    安慰的话,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只有夸父自嘲一笑:“好像每一次,都会有人来抢我的风头。我都快习惯了,就当倒霉。

    其实,当垫脚石和背景板其实也不赖,绿叶起码也是个衬托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我后悔了。”

    他低下头,回忆着噩梦里将自己吞没过无数次的狂潮,还有那个渐渐消失在黑暗里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从来没有输的这么,不甘心——”

    每一次闭上眼睛,都能够回忆起那个在暴雨中渐行渐远的身影。

    再也不见。

    所留下的,只有尘埃和土灰。

    槐诗看着他,过了很久,唯一所能做的,只有拍一拍他的肩膀,告诉他:“那就不要再输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只要不输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荒诞不经的话,可神情却那么认真。

    如此郑重。

    除了胜利之外,难道还有什么更能告慰逝去的魂灵么?

    除了继续赢下去之外,还有什么,更能回报那些先行者的牺牲?

    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就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在这短暂的沉默里,夸父看着他,许久,似是感慨一样:“听上去好像不是特别难。”

    槐诗问:“对你来说,还有更好的方法么?”

    “嗯,确实。”

    夸父点头,按着膝前的定海神针,告诉他:“说的我好想试一下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急,很快就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槐诗托着下巴,眺望着远方的深渊,一道道宛如狼烟一般的恐怖气息,以及,那一轮在视野中渐渐放大的漆黑漩涡:

    “再过一会儿,我们就可能什么都没有了,但唯独敌人,要多少,有多少——”

    他说:

    “我们去把他们,全都打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