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章 自有磨砺消因果

黄翌歌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青豆小说网 www.qingdou.la,最快更新洪荒之龟虽寿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老师若不收弟子为徒,弟子便长跪不起,还请老师慈悲,传我大道,引我入门吧。”六耳猕猴连连恳求道。

    无归道人闻言摇摇头道:“你的心意,贫道清楚,可是贫道不能收你为徒,你做了什么,相信你也很清楚,昔日道祖在紫霄宫传道,有缘者听之,你既无缘前往紫霄宫听道,便不该强求,而不是仗着自己的天赋神通,肆意妄为,他日因,今日果,你今日所遭受的一切,不过是因果孽报而已,怨不得旁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六耳猕猴双眼一红,如何不知道因为自己得罪了道祖,天下大能才会视自己入洪水猛兽,避之不及,想到多年来被人四处驱赶,不由悲从中来,连连求情道:“老师慈悲,弟子已然知错,日后断不敢以神通霍乱,还请老师慈悲,指点弟子一条出路吧。”

    打量了六耳猕猴一番,无归道人见他是真心悔改,心中倒也暗暗点头,这六耳猕猴虽然顽劣乖张,到底是聪慧的天生灵物,本心不坏,想必若非是一直无人指点,日后也不会想要取代孙悟空而谋求一个正果了,眼中赞许也更多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念在你一心向道,诚心悔改的份上,贫道倒是可以指点你一条道路,你若是办到了,贫道便收你为门下弟子,若是你办不到,便是你我缘分当尽,你便当从未见过贫道便是。”无归道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老师,多谢老师,还请老师指点。”听到无归道人这话,六耳猕猴顿时喜出望外,犹如溺水之人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,虽然无归道人并没有说收他为徒,可便是这么一句,已然让他欣喜若狂了。

    看着六耳猕猴抓耳挠腮,喜不自胜的样子,无归道人心中好笑,缓缓说道:“昔年,你以天赋神通,冒犯道祖,乃是大不敬,同时,紫霄宫中,红尘三千客具是大能,你如此行径,也是对这三千大能不敬,吾还得知,多年以来,你凭借天赋神通,四处听道,妄结因果,如今因果缠身,日后自有恶果。”

    “贫道念你一片赤诚,不忍看你坠入万劫不复之地,遂指点你一条出路,从今日起,你要朝拜盘古,暮敬鸿钧,手书黄庭十二万九千六百遍,以告慰昔年冒犯道祖之嫌,同时,吾要你走遍三千弱水,十万大川,奉山便拜,奉水便尊,求得三千大能原谅,了却因果,日后不得妄动天赋神通,图惹红尘,待到经书抄遍,山川走完,因果抵消之后,你便持此物,来方丈仙境找吾,自会有人前来引渡与你,若是你做不到,那今日之事,就当贫道不曾提起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无归道人屈指一弹,一方青嫩欲滴的竹叶便落在六耳猕猴手中,不待六耳猕猴仔细观看,便见青石之上,无归道人已然消失不见,青石之上毫无痕迹,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。

    看着手握竹叶的六耳猕猴,无归道人眼中闪过一丝期待,六耳猕猴啊六耳猕猴,希望你不要让贫道失望,顺利通过这道考验,给贫道一个惊喜,也是给你自己一条生路吧。

    看着消失不见的无归道人,六耳猕猴呆愣了半晌,低头看向手中的竹叶,半晌,低声说道:“方丈仙境,无归道人,我一定会办到的。”说完,六耳猕猴眼中闪过一丝坚决,牢牢的握紧了手中的竹叶,却是按着无归道人所说的,开始朝拜盘古,暮敬鸿钧,手书黄庭十二万九千六百遍,以告慰昔年冒犯道祖之嫌,走遍三千弱水,十万大川,奉山便拜,奉水便尊,了却因果。

    身为洪荒顶尖大能,无归道人的一举一动,都被众人关注,加上六耳猕猴乃是天地间少有的,能够让道祖提上一句的人,因此,六耳猕猴的事情,很快便传遍了洪荒大地,一时间,洪荒之中谈论纷纷,有赞许的,也有鄙夷的。

    昆仑山中,得知此事,元始天尊眼中却是闪过不屑,沉声道:“这无归师弟,未免太过轻慢了些,那六耳猕猴,不分尊卑,妄动神通,惹恼了道祖,莫说一生难堪大道,便是天雷击顶,也不为过,为了如此一个福缘浅薄之辈,大费周折,实在是有碍老师厚爱,平白叫天地众生看了笑话。”

    对此,通天道人却是不赞同的摇摇头,“二哥此言未免太过,我倒是觉得,无归师弟此举甚是妥当,正所谓,天衍四九,自有一线生机,那六耳猕猴虽说因果缠身,冒犯道祖,但正所谓,知错能改善莫大焉,若是能够听从无归师弟之言,以大毅力了却因果,洗尽铅华,也算是功德一件,合该教化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福缘浅薄之辈,便是听从吾等教化,也难堪大道,反倒折损你我气运,要我说,收徒还是得收那等根骨俱佳,气运浑厚之辈,唯有这等修士,才堪教化,便如无归师弟一般,若非他福缘深厚,那蒲团位子也不会一变再变,被师尊收入门下了。”元始天尊轻斥道。

    “二哥此言却是不对,按着二哥所言,无归师弟原本也非福泽深厚之辈,可是在他不断的努力下,却是另有机缘,可见只要教化得当,便是根骨一般,福缘浅薄,也未必不能聆听大道,天道之下,自当一视同仁,有教无类才是。”通天道人辩驳道。

    无归道人可不知道,因为自己的一个举动,那通天道人和元始天尊又有了争论,其实,也不能说是因为他的一个举动,只能说,随着三清的修为越发精深,彼此的道也越发的南辕北辙,日后成道之后,也是大相径庭,为日后的在劫埋下了祸根。

    现在的无归道人,却是暗暗关注这六耳猕猴,想要看看,这六耳猕猴是不是能够通过自己的考验,成功的拜入之间的门下,对于昆仑山上发生的事情,却是一无所知,也浑不在意。